• <tr id='j6dtNL'><strong id='j6dtNL'></strong><small id='j6dtNL'></small><button id='j6dtNL'></button><li id='j6dtNL'><noscript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/big><dt id='j6dtN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6dtNL'><option id='j6dtNL'><table id='j6dtNL'><blockquote id='j6dtNL'><tbody id='j6dtN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j6dtNL'></u><kbd id='j6dtNL'><kbd id='j6dtN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j6dtNL'><strong id='j6dtN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6dtN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j6dtN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j6dtN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j6dtNL'><em id='j6dtNL'></em><td id='j6dtNL'><div id='j6dtN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/big><legend id='j6dtN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j6dtNL'><div id='j6dtNL'><ins id='j6dtN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j6dtN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j6dtN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j6dtNL'><q id='j6dtNL'><noscript id='j6dtNL'></noscript><dt id='j6dtN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j6dtNL'><i id='j6dtNL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华干林:孔先生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08月 29日 17:01 | 来源: 扬州发布-欢乐彩票 | 欢乐彩票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  故乡方言中的“先生”,与普通话中的含义有别。偏僻的水乡农村人,过去并不知道将成年男子尊称为“先生”。被乡里人称之为“先生”的只有两种人:一是教师,二是医生,且无论男女。

                孔先生是教师,我的母校唐刘中学的语文教师,正宗的孔门后裔,属“庆”字辈,但语文教师的他,却把“庆”换成了“沁”,后面跟一个“梅”字。这一换,使得先生仿佛生来便是清高雅洁之士。但生活中的孔先生却是一个极健谈,极亲和,且语言极富感染力的人。他在家中行二,于是他一直自嘲为“孔老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识得孔先生尊颜,算来已近半个世纪之久。那是1972年,我才上初二,一个农村“戴帽子”初中的学生。一次,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,题目是《我爱家乡》,老师对我写的这篇作文给予了好评。有一天,公社视导组来我们学校检查教学质量,我接到通知,到老师办公室去,老师又让我拜见一位陌生的老师,他高挑的身材,清癯的脸庞,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他先开口跟我说话:“你叫华干林吗”?那声音中带有一种金属感。我怯生生的点了点头。他和蔼可亲地说:“你这篇《我爱家乡》写得很好啊,我要把它抄写了带到唐刘中学去”,然后又说了一些鼓励我的话。过了些日子,忽然听唐刘中学的一位学长回来跟我说:“华干林,你不得了啦!你的作文被放大了贴在我们学校的墙上”。我听了却是不知就里。年底,我们初中毕业,正值邓小平第一次复出,国家决定在推荐工农兵学员上大学时增加文化考试。这是一个风向标,故而我们这一届的初中升高中,是文革期间唯一通过考试升学的。全公社十几所初中,三百多名毕业生,只招60人上高中,这是我人生中遇到的第一次竞争。我从初中以来就严重偏科,语文是我的强项。中考成绩出来了,果然语文考得很好,数学成绩却很差。但是,当时担任唐刘中学语文教研组长的孔先生对参与录取的人说:“我只关心那个叫华干林的学生是否能录取,其他人我不问”。进入高中之后,才渐渐知道孔先生的一些情况。他五十年代从师范学校毕业,曾在兴化几所著名中小学任教,七十年代初,因照顾家庭回到了唐刘,参与唐刘中学的创始与建设,我们上高中时,他已经担任唐刘中学的教导主任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时候的孔先生正值壮年,满脸朝气,一身才情。尤其他的语文课,完全突破了一般语文教学的框范,课堂上汪洋恣肆,挥洒自如,文学典故信口拈来,不仅给学生以极大的信息量,同时更能激发学生強烈的求知欲。加之他声音洪亮,板书潇洒,他上课时,往往走廊上都挤满了蹭课的学生。先生的讲课风格对我影响极大,至今,我在课堂上还自觉不自觉地模仿先生当年讲课的神形呢。上高中的那年5月,学校发起了“红5月征文”活动,那篇“征文启事”是孔先生亲手起草的,当时他在动员大会上宣读时,那文釆,那激情,听得我们热血沸腾,心潮澎湃,结果我在这次征文比赛中获奖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孔先生对我更加厚爱,他甚至不让我私下里叫他先生,要叫他叔叔(这缘于我们后来结了姻亲)。我在唐刘中学读书的日子里,他如父亲关心儿子一般的呵护我,甚至显得明显偏爱。比如我严重偏科,有关任课老师前脚批评我,他后脚就来安慰我。正当我们埋头读书之时,1973年,“黄帅事件”发生了,刚刚恢复正常的教育秩序,又回归到了文革中的混乱状态。于是,我父亲不想让我继续读书了,要我去工厂学徒。孔先生多次劝说我父亲,却毫无成效。我只得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可爱的校园,无可奈何地前往戴南镇一家工厂当学徒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校园生活始终是我的向往,在经过了与父亲几番较劲之后,特别是在孔先生等老师的直接关心下,我终于得以重返唐刘中学继续读书。

                转眼高中毕业。那时候时兴师生在日记本上写毕业留言。孔先生给我的留言是:“生活是有远景和近景的,谁在近景区流连忘返,谁就将无法领略生活远景的无限风光”。孔先生的这段赠言,成为我一生的座右铭。我今已年逾花甲,在回顾自己的人生历程时,更加感到先生这段赠言所蕴含的意义之高远。凡是我人生发展顺利的时候,就是我怀有人生理想和长远目标的时候;凡是我在人生道路上受挫的时候,就是我失去前进方向和目标的时候。先生伟哉!

                高中毕业之后,我闯荡社会,干过农民、工人、工作队员、代课教师等。但无论走到哪里,无论干什么工作,我总与孔先生保持着密切联系,只要一有空,就走到他身边去汇报自己的思想和工作情况,而先生总是对我热情鼓励,耐心指导。

               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,当时,我正在县委“农业学大寨工作队”工作,年底回家去看望孔先生,先生见面第一句话就说:“华学诚考上大学了,你也应该去考。凭你的天资,我认为有希望”!可是按照规定,工作队还有一年时间才能结束。但在孔先生的鼓励之下,我毅然放弃了工作队结束之后可能走向仕途的机会,决定备战1978年的高考。我当时已经22岁,为了让我既有一个谋生的饭碗,又能与复习迎考相结合,孔先生向我的母校唐刘中学推荐,让我这个高中尚没有念全的人,在母校做代课教师。于是我一边代课,一边复习迎考。    为了让我有更多的学习机会,孔先生把他在兴化教师进修学校正在学习进修的机会也让给了我,于是我有了每学期两次到兴化进修的机会。先生拳拳之心,天日可鉴!

                1978年,我首次参加高考,居然一举突破了分数线。虽然这一年我未能被录取,但首次高考成绩却给了我充分的信心。于是,不气馁,继续干!先生帮我分析原因,总结教训,并就我的薄弱环节,进一步给予针对性的帮助和指导(此处省略200字)。

                1979年高考,我以几分之差,再度名落孙山,但孔先生继续给我以鼓励。他对我说:“你两年的语文成绩在全县考生中都名列前茅,就是其他学科拖了后腿,再攻一下,肯定能考取”。于是我决定放弃代课,到扬州去复习。临去扬州之前,孔先生再一次找我谈心,他说:“这次去扬州复习,对你来说是天赐良机,不成功,也成仁”!又迎来了1980的高考,这是我参加的第三场高考。高考时间是7月7、8、9三天,考试地点在戴南中学,那年夏季是一个多雨的季节,在非常舒适的状态下我完成了考试。

                终于等到了分数公布的日子,我的分数高出本科线近40分。而且,我这一年的语文、政治两科成绩,在扬州地区考生中名利前茅。

                八月中旬,我接到扬州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。九月初,怀揣着追逐多年的大学梦,我终于跨进了扬州师范学院的大门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学毕业后,我留在扬州工作,孔先生更是十二分的欢喜和高兴,他也有扬州情节,曾在扬州教育学院进修过,扬州的风物和深厚的历史文化,给他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像。因此我工作之后,常邀请先生来扬州做客。即使他后来担任了唐刘中学校长,在繁忙的工作中,他也经常来扬州走走。先生每次来扬州,我们都情同父子般地喝酒、游览,晚上彻夜长谈。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,孔先生79华诞,唐刘中学历届校友代表、“孔氏门生”欢聚一堂,包括孔先生得意门生、著名语言学家、长江学者华学诚等都参加了这次盛会。我为先生作了一首绝句,延请扬州书法名家徐正标先生书写,先生十分喜欢:泗水家声流韵长, 芬芳桃李入宫墙。 金声玉振传风雅, 明道何惭居陋巷。

                过去我因工作繁忙,难得回故乡。前几年退居二线,有了闲暇,几乎每年都有时间回去看望先生。但先生一天天地衰老了,耳朵有点背,高度近视的眼睛,看书看报也不管用了。手也颤抖了,曾经龙飞凤舞的钢笔字,现在写起来有如蚯蚓爬行一般。但是先生见到我,总是十分的开心,今年春天我又去看他,事先电话告诉他,他竟在门口的大路上,伫立在早春的风中迎候我。他紧紧握住我的手,当我们四目相对时,我看见了他眼中闪出的泪花。

                前不久,我出了本散文集,第一本就送给了孔先生,并恭恭敬敬的写上“请孔先生批改”。我多么希望孔先生能够再次批阅我的作文!可是先生精力不济了,他用放大镜读完我的书,便将这本书转赠给了另一位校友,同时嘱咐这位校友在书的扉页上写下两句话:“好书要有好人读,阅后转赠曹粉山先生”,然后用颤抖的手签上了他的名字。曹粉山学弟将照片传给我,我见之,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……我算是个音乐爱好者,而且在艺术学院工作了十年之久。在我听过的所有歌曲中,只有一首歌是我的最爱--《长大了,我就成了你》:小时候我以为你很美丽 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 小时候我以为你很神气 说上一句话也惊天动地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才知道那间教室 放飞的是希望 守巢的总是你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才知道那块黑板 写下的是真理 擦去的是功利 小时候我以为你很神秘 让所有的难题成了乐趣 小时候我以为你很有力 你总喜欢把我们高高举起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才知道那支粉笔 画出的是彩虹 洒下的是泪滴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才知道那个讲台 举起的是别人 奉献的是自己

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又是一个教师节即将来临,愿这篇小文乘着歌声的翅膀,飞到故乡,飞到孔先生尊前。我更相信,此时此刻在阅读我这篇文章的唐刘中学学子们,一定会与我有着同样的情感,同样的思念。我说对了吗?
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煜婕

                欢乐彩票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欢乐彩票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:

                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欢乐彩票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